中国不能再做“全球钢铁车间”了

2013年03月14日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接受“中经在线访谈?D2013两会特别节目”采访时表示,我国钢铁工业产量占全世界产量的46%,粗钢7亿多吨,产能过剩是钢铁工业利润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。2012年钢铁工业冶炼和工业加工利润下降了37%。

    所有的问题都在明摆着的,可是谁也没有真正在意,我国钢铁业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越淘汰产能越大。这与我国经济增长的方式有关,即促进经济增长方式仍以投资驱动为主。在促进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中,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长期处于第一位。国家虽然对钢铁业进行了治理过热和产能过剩,但并没有缓解产能过剩的矛盾,某些地方甚至越来越明显。
    作为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,李毅中对我国钢铁产业产能过剩的体会十分深刻。在他看来,我国钢铁业利润下滑主要有两个原因,首先,我国铁矿石资源不足。其次,钢铁质量有差异。我国产量大,但钢铁含铁量在30%、40%,而国外最高可达62%。
    基于以上原因,这几年我国钢铁企业都十分纠结,一方面铁矿石连年涨价,导致企业生产成本持续上升;另一方面国内外钢材市场供大于求,导致钢材价格却持续下滑,企业利润空间逐步缩小。
    与之相反,矿业巨头们却在对华铁矿石出口中赚得盆满钵满。仅以2011年为例。力拓、必和必拓两大矿业巨头的利润超过了我国77家大中型钢企800多亿元的利润总和。仅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一家,2011年的净利润为228.85亿美元,相当于18个宝钢。
    在利润驱使下,一些地方政府或钢铁企业总是迷失了方向,走上了重复建设的老路。企业投资的无法自抑,地方政府的一扬再扬,国家政策的先扬后抑,使得这个钢铁产业仿佛再现中国式传统产业的经典老路:先是利益的驱使一哄而上,然后是无序混乱的行业格局,最后是恶性竞争的市场恶果。
    关键是,我国承接了发达国家向中国所转移的一些高污染、高耗能产业,我国以高昂的环境代价和能源代价,大量生产或出口钢铁等“两高一资”产品,支持了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,满足了西方国家的高质量生活,反而没有落得好,常常换来了一些西方国家政客对我国能耗和排放的指责,甚至对我国出口钢材的“双反”(反倾销、反补贴)。
    由于国际钢材市场需求的进一步减少,许多国家对我国钢材出口的打压,原来流向国际市场的钢材要转为投放国内市场,整个行业产能过剩的局面将更加严峻。
    在这样的情况,我国不能再担任“全球钢铁车间”,国家迫切需要对钢铁业进行调控,即对钢铁业实行彻底的、脱胎换骨的改造,解决钢铁业能耗高、效率低、效益差、污染严重等问题。最好的办法是,在现在的基础上减少1亿吨产量或者更多,真正扭转我国钢铁业产能过剩的被动局面。
来源:乐清市恒鼎电气有限公司

地址:浙江省乐清市磐石镇工贸城

电话:0577-62836112

传真:0577-62836113

阿里旺旺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箱:2500917327@qq.com